首页 / 农地投资 / 中国粮食危局严峻


2013年1月 作者:张庭宾

此文 根据2012年7月21日《中华元战略报告》的“高粮价冲击世界经济”专题报告的部分内容改
 
    一面人口增长,肉食激增;另一面土地锐减,水利失修,中国农产品对外依赖越来越高,美国等国生物能源政策力推汽车与人争粮。若中国不痛下决心,扭转被动局 面,一场严重的饥荒难免在不久的将来等着我们!
 
中国粮 食安全再度面临严 峻挑战。
   
自6 月初以来,以美国大旱为导火索,国际粮价再度暴涨,其中美玉米、大豆指数均已突破了2008年的历史高点,分别创下了每蒲式耳806.3和1646.5美 分的新高;美大豆指数也突破了2011年的高点。从技术线上来看,在短期调整后,仍有继续上冲的空间。
    然而,若以黄金标价,粮食价格远未创出新高,现在(2012年7月27日收盘)的玉米价格比2000年初贬值了33%,美麦贬值了38.2%,而美豆更是 贬值了41.98%。这个价格显然是低于粮食的实际价值的,其原因是各国政府为控制通胀而压制粮价的结果。即粮食供给隐患的危险程度远高于其价格表现。
 
全球粮 食库存消费比明显 下降
 
    自2000年以来,由于受到三个因素影响——全球人均粮食消费量;全球人口总量;生物能源消费剧增加大了对粮食 的需求,全球粮食供给压力越来越大。
    ——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人均粮食消费量呈台阶式增长。以印度为代表的农耕经济,其人均粮食消费约为 200— 300公斤/年;以中国为代表的由农耕经济向工业化城市化转型进程中的,约为400—600公斤/年;欧盟等工业化、城市化成熟期 的,约为 600—900公斤/年;美国在2005年通过立法确立大规模生物能源政策导向后,人均粮食消费水平向人均1000公斤/年的方向发 展。即随 着社会形态从农耕经济走向工业化、城市化和社会结构分化过渡的经济,以及高度成熟的经济体,其人均粮食消费量呈现出递增和倍数关系。
    ——除了人均粮食消费量不断递增以外,全球人口总量也在持续攀升。截至2011年10月底,全球人口已突破70 亿大关,过量的人口负担也加大了全球粮食总需求。
    ——生物能源等间接形式的粮食消费大增。进入新千年后,随着生物能源需求大增,大量的粮食被用来生产生物燃料。 以酒精为主体的生 物“汽油”和以油脂为主体的生物“柴油”等不断进入能源领域,生物能 源占比逐步上升加大了对粮食的消费 需求。
    一方面是粮食需求快速增长,而粮食供给增速放缓,致使全球粮食库存消费比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见图1。
 
中国粮 食自给自足局面已 支离破碎
 
    与全球日益严重的供需关系相比,中国国内供需失衡恶化的更快更为严重。
    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优先大力发展工业化和城市化,大量侵蚀良田,污染水资源。18亿亩的农田红线岌岌可危,由于长期轻视水利,水利年久失修,一些地区 的水资源枯竭,水土保持不力,自然灾害特别容易造成粮食减产。
    除了人口的自然刚性增长外,中国的饮食习惯跟随西方生活方式,对肉食消费剧增,这对粮食需求产生了乘数放大效应,从1986年中国的人均肉类消费量为每年 35公斤增至2010年的60公斤(韩国37公斤)。每生产1公斤牛肉要消耗8公斤左右的粮食,生产1公斤猪肉要消耗3-5公斤粮食。中国用于家畜饲料的 粮食从1980年的6800万吨增至2009年的1.2亿吨,增加了近一倍,相当于2010年粮食总产量的25%。
    中国从1995年开始转向大豆净进口国;从2009年中国由玉米净出口国转变为进口国,2010和2011年中国玉米进口剧增,2012年1-5月累计进 口量已经超过2011年整年进口量。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预计2012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占国内消费量的80%,预计白糖进口量占国内消费的17%,而中 国棉花在2011年度进口量占国内消费达到56%。国际金融主力经常以“中国需求”为炒作因素,推升农产品价 格,加大其波动性。
 
美生物 能源成加剧中国粮 食危机利器
 
    目前全球生物能源的总产量约800亿升,主要生产国是美国、巴西、欧盟及加拿大,占全球生物能源总产量的90%以上。鉴于高油价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一种常 态,生物能源的快速增长趋势是不可遏止的。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2015年全球生物能源的总产量将达到1200亿升。
    美国于2002年开始大规模发展生物能源,到2010年其燃料乙醇消耗的玉米达1.28亿吨,相当于全球玉米产量的25%。目前,美国玉米工业消费占比达 到了50%,而且将继续攀升——美国2007年出台的《能源独立和安全法》规定,到2022年前,要求国内汽车 中加入360亿加 仑的生物质燃料,其中主要是乙醇。
    与此同时,巴西50%的甘蔗生产用于燃料乙醇生产,全球20%的豆油和阿根廷90%、东南亚30%的棕榈油、全球20%及欧盟75%的菜籽油均用于生物柴 油生产,这都加剧了全球食糖与植物油市场的波动。若不计燃料乙醇所消耗的玉米,全球谷物消费年均增长只有1.1%,已低于同期1.2%的人口增长水平。
    随着原油价格的不断攀升,生物能源生产和使用逐步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尤其是农产品重要出口国(美国)充分利用这次机会达到“粮食绑定 能源 ”的战略目标。1,美国通过推高农产品价格尤其是玉米的价格,使得玉米价格追随原油价格同步上涨,从而达到对冲原油价格上涨的风险。 2,大力 倡导和扩张生物能源的生产和使用,减少对中东石油的依赖。3,美国作为粮食生产和出口大国推出生物能源计划,会重挫人均可用耕地较少的国家,导致其国内爆 发严重通胀,进一步扩大世界粮食供求矛盾,巩固和提升美国在国际粮食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扩张其世界霸权。
    这必将使中国在未来的粮食安全更加被动,中国必须痛下决心,严厉制止乱占耕地,兴修水利,增加农业投入;同时必须改变国人饮食结构,降低肉食品消费量,否 则,一场严重的饥荒难免在不久的将来等着我们!(作者为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马康达、王艳等对此文亦有贡献,联系邮箱 ztb6006@sina.com)
 
说 明:此文 根据2012年7月21日《中华元战略报告》的“高粮价冲击世界经济”专题报告的部分内容改写,如须了解报告完 整内容,请联系010-88556989  cny@cnyu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