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地投资 / 中国的粮食危机及投资萨省农地的历史机遇



2013年8月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加拿大新东方农业地产网 http://www.neworient.ca


序言

1,中国过半省份粮食难以自给。

2,中国的农业开始进入沦陷状态 大豆产业首当其冲。

3,玉米会不会是下一个大豆?

4,小麦与大米能守住粮食安全的最后堡垒吗?

5,加拿大萨省素有“面包篮子”的美称,省内的耕地占加拿大总耕地的40%以上。

6,由 于过去地方政府政策的限 制, 萨省土地只允许萨省本省的居民来买,导致萨省农地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目前均价 不足800加币一英亩,是阿尔伯塔省的1/3,曼尼托巴省的1/2, 是美国平均价格的1/6 。随着萨省农地对外开放销 售,以及萨省经济的持续强劲发展,近几年大幅度增长是必然的,也正在引着更多的农地投资者。 

7,萨省农地的价值也曾经历鼎盛时期。目前处于退休年龄的萨省农民都清楚地记得,在30年前的今天,一个QUARTER的普通质量的农地,可以换到4套萨省的普通城市住房。现在几个QUARTER的农地可以换一套萨省的普通城市住房?

8,萨省农地价格增长的大幕才刚刚拉开。过去三年,萨省农地价格平 均每年增长10%,已经进入快速上涨通道。 在笔者看来,这只是萨省农地长期增值的冰山一角。

9,萨省的农地价值是否能够重现30年前的辉煌?

有句话说的好:30年河东,30年河西。纵观农业和农地价值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笔者认为,30年前的辉煌一定会重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中国过半省份粮食难以自给

“谁来养活中国?”1994年,美国学者布朗提出的这个著名命题,就像是一个紧箍咒,时刻刺激着中国农业领域的从业者。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人与地的关系紧张,是中国农业的最大现实:用占世界不足9%的耕地,养活世界近1/5的人。 

   在几代人的努力下,中国的粮食生产保持了快速增长。1978—2012年,中国的粮食产量增长了93%。过去的9年,粮食生产的弧线始终上扬,如无意外,今年将会出现“十连增”的丰年奇迹。 

   然而,供给奇迹般的增长,却仍然赶不上消费的增长。目前,中国基本粮食的自给率仍然在97%以上,但如果算上大豆,自给率则低于90%,而所有农产品的自给率大约维持在80%。 

   中国人正越来越养活不了自己:城镇化促进了粮食消费数量和质量的增长;种粮利润低,使得粮食主产区追求高度工业化和城镇化的“GDP冲动”从 未停止;土地失控,使得耕地流失成为中国粮食安全的最大威胁,耕地“18亿亩红线”难守;此外,耕地污染加剧、水资源短缺、农村劳动力不足、农业人才流失 和青黄不接等问题,直接危及粮食安全。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经合组织(OECD)6月初联合发布的《2013—2022 年农业展望》指出:“在经济快速增长和资源有限的制约下,中国的粮食供应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依靠全球农业市场是一种方法,但要满足每年超过6亿吨的粮食需求,中国必须维持主要粮食作物的自给率。专家指出,“基本的口粮如果有10%的不足,社会可能会出现动乱;如果有30%的不足,那就完全乱掉了。”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推进新型城镇化,中国不能不将粮食和耕地作为根本来考量。 

信息来源:古汉台网

二,中国的农业开始进入沦陷状态 大豆产业首当其冲

有关部门一方面宣布粮食九连增,一方面又大量进口粮食。我们的粮食自给率到底是多少呢?我们有没有突破粮食安全警戒线?

  中国曾实现了农业自给自足,但是,最近30年来,中国的农业开始进入沦陷状态,我们必须面对这个严重现实。有关部门在主流媒体上宣布:中国的 “主要粮食自给率仍稳定在警戒线95%以上”;“就进口总量来看,玉米、小麦、大米这三种粮食的进口量占国内产量比重不足2%”,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信号。因为,他们在统计粮食时,并没有包括大豆和其它粗粮在内。国家统计局对粮食的定义很清楚:“粮食除包括稻谷、小麦、玉米、高粱、谷子及其他杂粮外,还包括薯类和豆类”。众所周知,中国大豆进口量已超过消费量的80%,相等于用了2亿亩耕地来生产大豆。我们压缩了大豆、高粱、谷类、薯类的种植面积,才满足了 “粮食自给率稳定在95%”的假象,如果将进口大豆算在内,我们还那么自信么?

  事实是什么呢?2012年我国进口小麦、大豆、粗粮、稻米分别为300,6300,450,240万吨,合计7290万吨,进口量占国产量的2.5%, 2.1%, 500%和1.7%。中国进口粮食与国产粮食的比例14.8%,即自给率为85.2%,突破警戒线几乎10个百分点(95%-85.2%=9.8%)。即便不考虑大豆进口,中国的大米、小麦和玉米进口占产量比,也超出了有关部门所说的2%。我国粮食自给率的警戒线早已被突破,我国粮食生产已初步进入沦陷状态。这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粮食沦陷中,植物油料尤其大豆产业首当其冲。2011年,中国大豆进口占国产比为409%,而2012年就高达500%了;植物油进口占国产比2011年为105%,2012年为116%。中国进口植物油几乎都是由美国、巴西、阿根廷提供的,都是以转基因的大豆与油菜油为主的。且不说这些食品自身的质量安全问题,单从数量上看,人家一旦停止了进口,中国就需要拿出自己的耕地来生产,到时候我们的主粮小麦、水稻、玉米势必产量大跌,粮食供应将严重不足。

  对于中国人口众多的国家来说,粮食消耗的基数都是极大的,粮食进口占粮食国产比例的百分之一就意味着百万吨粮食,超越10%就意味着上千万吨粮食。任何超越总供应的消耗,都意味着动用国家战略储备或国防储备,那局势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安全。我们知道,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粮食短缺1个月就足以让社会乃至国家产生激烈的震荡了。

三,玉米会不会是下一个大豆?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玉米净出口国。2003年甚至出口了1639万吨的玉米。但是随后玉米出口开始走下坡路,进口则悄悄起步,但量一直很少,2003-2009,7年间累计进口玉米不过24万吨。2010年,进口玉米开始出现了井喷性的增长,1-9月已经进口了122.66万吨,全年进口估计超过150万吨。玉米进口量的快速增长,虽然目前进口量还不是很大,但却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这会不会是中国更大规模进口玉米的开始?玉米会不会是下一个大豆?要知道,中国大规模进口大豆始于1995年。当年进口大豆不过80万吨,谁会想到短短5年之后进口量就飙升到1000万吨以上,到今年底则超过5000万吨?

中国今后会不会像大豆那样大量进口玉米,取决于我们国内玉米的产需格局,如果玉米的产需缺口持续扩大,那么大量进口不可避免。下面我们进行简要分析。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9年中国玉米产量为1.63亿吨,大约是20年前产量的2倍。20年间产量年均增长速度是3.6%。近5年产量增长高于平均速度,年均达到4.5%。但是,正是在这产量快速增长的5年,中国玉米却开始了进口。2008年玉米大幅增产8.9%,但是当年玉米出口却由上一年的491万吨骤将至25万吨,2009年玉米出口更是萎缩至13万吨。2010年玉米产量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为1.69亿吨,USDA估计为1.66亿吨,民间估计高的也有估计到1.8亿吨的,总之是增产的,但是今年玉米却开始了大量进口。这说明,中国的玉米消费进入了一个爆发性增长期。当玉米年产量只有1亿吨的时候,我们自给有余,每年还有几百万吨的出口。当玉米年产量达到近1.7亿吨的时候,我们却发现不够用了,需要从国外进口。我们说粮食需求在增加,实际上真正增加的是玉米消费。小麦、稻谷的年产量至今没有恢复到1997年的最高水平,但是我们的小麦、稻谷供给是充裕的,没有大量的进口,这说明小麦、稻谷的需求增长很缓慢。实际上,如果不是人口增长,口粮消费总量会下降,因为人均口粮消费在不断下降。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人均粮食消费都在减少。1990年农村人均消费原粮262千克,城镇人均购买粮食(成品粮)131千克,到2008年,这个数据分别降到199和77。粮食的增量需求大部分体现在玉米上。而玉米的近7成是用作饲料的,这意味着居民人均肉禽蛋奶的消费增长很快。

根据统计局的数字,1989-2009,中国肉禽蛋奶产量由约3200万吨增长到14164万吨,增长了343%,年均增长速度是7.7%。同期玉米增产100%,年均增产速度是3.6%。肉类消费的增长速度显著高于玉米的增产速度。那么中国居民肉禽蛋奶的消费有没有饱和呢?还是统计局数字,2008年农村人均肉禽蛋奶的消费量是29千克,2008年肉禽蛋奶的总消费量是13762万吨,倒推过来, 城镇居民年人均肉禽蛋奶的消费量是194千克,是农村居民的6.7倍。可以想象,即使假设城镇居民消费量不再增长,7亿农村居民未来的肉禽蛋奶的摄入量达到当前城镇居民的消费水平,中国的肉禽蛋奶产量就得达到2.52亿吨以上的水平,也即在当前的水平还得增长78%。这意味着饲料需求基本上也要保持同样比例的增长。

那么当前的玉米饲料需求是多少呢?美国农业部估计的数据是1.11亿吨。我们来看看另外的估算方法。根据2009年饲料工业协会的数据,2009年全国饲料总产量达到1.48亿吨,同比增长8.4%。其中配合饲料产量为11535万吨,同比增长8.9%;浓缩饲料产量为2686万吨,同比增长6.2%;添加剂预混合饲料产量为592万吨,同比增长8.5%。按照各种饲料配比玉米的比例来看,一般浓缩饲料需配比4倍的谷物原料,而预混料则须配9倍的谷物加蛋白质成为配合饲料,全年折合配合饲料的产量为30885万吨。配合饲料中含有50%的玉米(小麦、碎米等其他原料的替代有可能增加),因此最终可推断国内饲用玉米的需求规模在15442.5万吨。

再结合大豆的数据来进行饲用玉米需求的估计。2010年度,我国进口大豆数量估计超过5000万吨,进口大豆全部用于压榨,压榨了4000万吨豆粕(这个数字还没包括直接进口的豆粕),但是我们依然没有看到国内豆粕有挤库的现象,全部都被饲料企业所消化,那么以全部用量按照配合饲料进行推算,其中豆粕的含量占到了12%-15%,以12%的比例推算全国配合饲料产量应该在3.3亿吨,配合饲料中的玉米的比重占到50%,推算出玉米用量为1.65亿吨。以15%的比例推算全国的饲料产量应该在2.66亿吨,配合饲料中的玉米的比重占到50%,推算出玉米用量为1.33亿吨。这样推算的话,饲用玉米需求在1.33~1.65亿吨之间。

上面两种推算的结果,都要大幅高于美国农业部的估计。如何采信?我觉得按照饲料和豆粕的估计更靠谱一些。因为饲料产量和大豆的进口量的数据比较真实,特别是进口多少大豆,海关是有精确的统计。而玉米总产量、总需求是不好估计的,或者说水分比较大。

我们按1.33-1.65亿吨来推算,如果在此基础上增长78%,玉米饲用需求将增加1.04亿吨-1.29亿吨。即使按美国农业部1.11亿吨的数据估算,增长78%也将增加8658万吨。无论如何,中国国内玉米是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增产潜力的。这还仅仅考虑到饲用玉米的增长,没有考虑工业深加工玉米需求的增长。10年、20年后,中国每年进口几千万吨玉米,不应感到惊讶。1995年中国进口80万吨大豆的时候,谁能想到15年后,中国进口大豆将超过5000万吨?

以上是对中国较长一个时期内的玉米进口估计,我们接下来做个相对短期的估计。

前面说了,1989-2009这20年间,中国肉禽蛋奶的产量年均增长7.7%。近5年,是年均增长5%,速度有所减缓。若未来5年继续保持5%的增长速度,假设饲用玉米需求也保持这个增长速度,那么2015年饲用玉米需求将在2010年的基础上增加28%。若按当前1.33-1.65亿吨饲用消费推算,2015年光饲用玉米需求将达1.70-2.11亿吨.。考虑到国内玉米增产潜力有限,5年后玉米进口超千万吨是可以想象的。1995年大豆开始进口,也是5年后的2000年就超过1000万吨,玉米重走大豆的老路越来越清晰。

信息来源:华南粮网

四,小麦与大米能守住粮食安全的最后堡垒吗?

2012年全年,我国累计进口小麦368.9万吨,较2011年增加244万吨, 是2005年以来进口小麦数量最大的一年。 小麦产量由2008年大于消费量808万吨,到2011年逆转为小于消费量527万吨。
由于近两年国内玉米价格大幅上涨,很多饲料企业逐渐改变生产配方,大量使用小麦替代玉米转化饲料,据中华粮网预计,2010/11年度国内饲用小麦消费量超过140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600万吨,预计小麦作为饲用和工业用量的消费量将大幅增加。为此有专家担忧,小麦的饲料用途如果再被进一步放大,或将推动国内小麦价格大幅上涨。
大米可以说是中国粮食的最后堡垒。早在7000年前,中国长江下游的原始居民已经完全掌握水稻的种植技术,并把稻米作为主要食粮。中国政府对大米的重视程度也高于其他粮食品种。但随着膳食结构的改变,人们消耗越来越多的肉食,而肉食的生产依赖于来自大豆,玉米和小麦等饲料。大米在餐桌上的重要程度已大不如前,2012年玉米已超过大米成为中国粮食生产的第一品种。
美国农业部发布的对中国的监测数据显示,中国于2012年在国际粮食市场上进口精米260万吨,较2011年的57.5万吨同比提升了352.17%,创出历史新高。中国也因此成为仅次于尼日利亚的全球第二大大米进口国。在过去的50年中,中国仅有四年是大米净进口国。

大米更大的问题来自重金属污染。最近湖南大米的镉污染众所周知。湖南是中国的鱼米之乡,大米产量占中国产量的15%。大米的镉污染有可能只是中国食品重金属污染的冰山一角。美国化学学会年会发表有关大米的研究报告称,美国进口的大米含铅量远超安全水平,进食者的铅摄取量严重超出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设立的标准,对儿童健康影响尤甚,其中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大米铅含量最高。若进食这些大米,成人平均铅摄取量将超出可容许摄取量20至40倍,儿童则平均超标30至60倍,至于进食大米分量较多的的亚裔儿童,更超标达60至120倍。

信息来源:绿地农业

5,萨省农地投资的历史机遇

1,加拿大萨省素有“面包篮子”的美称,省内的耕地占加拿大总耕地的40%以上。

萨斯喀 彻温省在养活世界
萨斯喀彻温省出口的三个主要的农产品是谷物(小麦,燕麦,黑麦和大麦),油料作物(油菜和亚麻)和豆类(豌豆,扁豆)。每年这三种作物的每种作物的出口额 均超过10亿加元。 2010年,萨斯喀彻温生产出:
  •61%世界出口的扁豆
•75%的世界出口的豌豆
•55%的世界亚麻籽出口
•34%的世界硬小麦出口
•34%的世界油菜籽出口
•40%的世界的芥末出口

2,由 于过去地方政府政策的限 制, 萨省土地只允许萨省本省的居民来买,导致萨省农地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目前均价 不足800加币一英亩,是阿尔伯塔省的1/3,曼尼托巴省的1/2, 是美国平均价格的1/6 。随着萨省农地对外开放销 售,以及萨省经济的持续强劲发展,近几年大幅度增长是必然的,也正在引着更多的农地投资者。 

3,萨省农地的价值也曾经历鼎盛时期。目前处于退休年龄的萨省农民都清楚地记得,在30年前的今天,一个QUARTER的普通质量的农地,可以换到4套萨省的普通城市住房。现在几个QUARTER的农地可以换一套萨省的普通城市住房?

4,萨省农地价格增长的大幕才刚刚拉开。过去三年,萨省农地价格平 均每年增长10%,已经进入快速上涨通道。 在笔者看来,这只是萨省农地长期增值的冰山一角。

5,萨省的农地价值是否能够重现30年前的辉煌?有句话说的好:30年河东,30年河西。纵观农业和农地价值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笔者认为,30年前的辉煌一定会重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2013年8月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加拿大新东方农业地产网 http://www.neworient.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