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地投资 / 粮食与土地价值的历史性拐点


   在人类社会进入工业化以来,农产品和土地的价值就处于不断的下降通道之中,这样的过程实际上已经有几百年了,工业劳动被定义为更高 级的劳动,农业劳动是不值钱的,原因就是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是工业化的国家,世界的农业国是要被掠夺的对象,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尤 其是中国这样的人口最多的国家进入了工业化成为世界的工厂,印度也在积极的 工业化过程中,世界大部分的人口在工业化,而对于世界强国 反而是金融化,同时这些国家还有比以往金融空心化失败国家更大的军事优势,还有广袤的土地控制世 界的粮食,以前是资本要夺取世界的控 制权打击大土地占有者贵族的权利,而现在经过几百年以后土地的所有权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因此世界的走向可能就要转变 了,我们更要关 注的是整个世界是不是到达了土地价值的历史性的拐点,这是人类社会发展几百年来的重大拐点而不是简单的短线涨跌。
   
在土地成为本位以后,土地的价值高低更主要的决定因素就是粮食因素,土地出产的粮食的多少决定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中国和印度等国的 人均耕地状态决定了必须精耕细作,而 且中国使用了超量的化肥,中国以7%的耕地养活世界22%的人口的背后还有一句就是我们使用了 35%的 化肥,这个比重是世界平均化肥使用量的7倍以上,大 量的化肥使用是让土地副作用巨大的,未来是否还能够如此高产是有问号的,中国要保 持18亿亩的红线,为了这个耕地的红线中国的城市集中度必然提高,房地产 所分担的基建成本大幅度提高,所有这些都决定地价要远远的高 于西方,如果粮食价格的拐点出现,土地的价值就要进一步的重估了,这个重估在美联储以抵押资产 控制世界大量土地以后,会给金融国带来 暴富的。
   
以美国的得天独厚,美国耕地众多天然的控制着世界的粮食,美国出产玉米约5000万吨,出口量 占世界玉米贸易总量的一半左右,贸易 量是世界的34%上下。小麦、大豆等也是世界价格的制定者,四大粮商ABCD中的三个和种子公司孟山都是美国公司(目 前掌握全球粮食 运销的是4家跨国公司;四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即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业内称之为四大粮商。人们习惯根据他们名称的 第一个字母,把这四家称作“ABCD”四大粮商。孟山都这家农业公司是美国《商业周刊》评选出的2008年十大 最具影响力企业,更占据了全球90%的转 基因种子市场,中国每年有80%的大豆依赖进口,但所有进口的大豆中,90%以上都是采用孟 山都的技术种植出的转基因大豆。但这公司历史劣迹斑斑,环境灾 难很多与之有关。)是美国公司,路易达孚路易达孚就算法国公司也在美国 有大量业务。美国的企业控制了全球粮食的定价权。
   
美国对于粮价态度的变 化还体现在美国的立法变化之上,2012年入夏(6月)以来,美国主要农产品价格普遍暴涨50%以上,虽然其 直接原因是媒体广泛关注的百年一遇的大旱,但 这并不能掩盖美国新一轮农业法案的战略意图—& mdash;6月21日 美国参议院以64票对35票通过了5年期的《农业改革、食品与就业法案》,削减已实施10年的直 接支付农业补贴。根据法案,美国将在 未来10年内削减236亿美元的农业开支,同时提高对农民保险费用以及农作物保险公司的补贴。美国开始削减粮食补贴, 这意味着其粮食 战略发生了重大转折,世界粮食价格可能将加速持续暴涨。过去10多年,美国农业直接补贴约每年50亿美元,上述法案将削弱这一补贴额度的50%比例,而对 保险项目的补贴由于不可能弥补相应的削减水平,因此,这将直接削减美国农场主收入水平,提高农业生产的机会成本,推高全球农产品价格。当然, 更重要的是新法案事实上大幅度削减了对农业的补贴。1970年代以来,美国以美元赤字大规模补贴本国农业为核心手段,以农业自由贸易和金融自由化为主  要 目的“东京回合”谈判(1973~1979)和“乌拉圭回合”谈判 (1986~1993)为 契机,基本上建立起来对全球大宗农商品的全产业链垄断,建立 起来了进入全球分工体系的主要后工业化国家和关键地缘政治国家对美国农业 权力的制度性依赖,谓之粮食霸权。
   
这样的拐点是一个控制世界思路的重 大历史转折,以前是以压低粮价来压低中国等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以压低粮食价格的工农业剪刀差来盘 剥农民把农民赶出土地成为工业的劳动力,但是在美国制造业 为代表的工业外迁以后,农业才是一个就业的重要方向,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看到 当今世界分化成金融国、制造国和资源国,资源国在信用危机、货币竞争贬值的过程 当中崛起,资源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出现了10年以上的牛 市,对于依赖资源消耗的金融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印钞的得利将被暴涨的资源价格所抵消,这些国家也需要 打压资源国,需要有与资源国交换 资源的硬通货才行,在全球资源有限,中国崛起遇到资源瓶颈,中印等大国工业化带来的全球资源紧张面前,谁能够取得更多的资 源维持自己 的发达或者可持续发展,谁就将在未来主宰世界,因此未来粮食价格的暴涨是可以想见的,而美联储这次以MBS为主要购买对象做美元货币发行的信用, 背后的支持就是土地为主的资源信用,这样的变化也必然造就这些资源的溢价,在历史上西方国家一直是以压低资源价格为主要致富手段和维持他们的高昂资源  消 费,但是在中国崛起也占有资源的情况下,中国能够崛起就是在南非融入国际社会和苏联解体释放资源的资源熊市过程当中享受了资源红利,为了遏制中国崛起西  方 炒高了资源价格和大量印钞,但是这样的行为也给他们自身带来巨大的压力和造就资源国的暴富,资源国的资源先占者食利让西方限于危机,资源供给曲线的后弯  使 得印钞难以为继和挤爆市场经济供需信用体系,使得西方不得不提高自己的优势资源对抗资源涨价,相对于制造国而言,西方的优势就是土地,就连欧洲人也在他  们 历史殖民地非洲拥有大量的土地,而制造国不仅仅是中国,日本、韩国一样土地紧张,未来的追赶者印度、越南、印尼等国一样土地不富裕。土地和粮食价格的重  估, 这也是发达国家在世界财富博弈当中重新洗牌的关键。
   
粮食武器是挤压资源国非常重要的武器,资源国的普遍特点就是他们的贫富分化,占有资源的人非常富有,开采资源提供的劳动力就业岗位有限,在资源暴利下其 它产业投资均陷于萎缩,导致大量失业或者半失业人群,这些大众收入偏低,对于粮食价格是 非常敏感的,粮价的大幅度涨价就必然是一场社 会危机,近年来是依靠石油过日子的中东各国,如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埃及、也门等等、因加入全球分工而过度依 赖国际市场的粮食进口, 于是在恶性通胀和高失业率下发生了一系列政权变动。所有这些危机的结果都是他们对于美国更加依赖,对于美国的粮食更加依赖,这是美 国 控制资源国最主要的武器,粮食与资源是完全对等的硬通货,甚至粮食的刚需更大一些。而在远东地区,先后进入工业化的日本、韩国对美国的粮食依赖也达到无  摆 脱的地步,日本和韩国已经基本没有了60岁以下的农民了,未来的粮食生产必然要被国际定价粮商所左右。对于中国,美国的全球战略主要设计者布热津斯基在  其 名著《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写到,“粮食依赖进口,将不仅因成本较高而给中国的经济资源造成紧张,而且也会使中国 更容易受到外部压力 的打击”。显然,无论是基辛格,还是布热津斯基,都意识到粮食问题对于中国崛起的战略意义。 对于中国而言问题的关键就是中国在资源和粮食上没有足够的硬通 货进行交换,如果是血汗劳动来交换的话,那么你将为了吃饱肚子不得不受 到残酷的压榨剥削,因此保持中国粮食基本自给极其重要,想要放弃耕地红线依赖国际粮 食进口的蟊贼,在未来的粮食涨价当中会让中国再一 次成为半殖民地的!因此西方的重点就是打击中国的粮食自给,打击中国的粮食生产,而目前中国农村大量劳动 力外出打工,种粮食尤其是精 耕细作的技术活没有多少年轻人会了,中国农村40岁以下的农民已经不多见了,对此我们需要高度的重视,必要的时候一定要像日韩 那样维 护粮价保护农民的利益。
   
(注:文章中关于粮食的论述少量部分引用《美粮食战略拐点:通过粮食重塑霸权》中贾林州、兰永海先生的内容)
   
在这里我们还要注意到的就是粮食与石油的价格关系,粮食价格上涨会带动石油价格的价跌,因此粮食对于俄罗斯也是非常关键的,俄罗 斯是害怕粮食涨价的,新 华网莫斯科10月4日电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4日说,俄政府已决定采取粮食干预措施以抑制粮价上涨,相关细节 将于近期确认。俄罗斯农业部预计,今年全年俄 粮食产量为7000万至7500万吨,粮食出口潜力为1000万至1400万吨。俄罗斯 是传统的粮食生产和出口大国。2010年受罕见高温干旱天气影响, 俄罗斯粮食收成锐减。为稳定国内粮食市场,俄政府曾一度禁止粮食出 口,去年7月1日起才恢复。2011年俄罗斯实现农业丰收,共收获粮食9420万吨,较 前一年大幅增长54.6%。俄罗斯的土地虽然 多但是土地寒冷,粮食生产的成本也是与美国无法比拟的,不要看俄罗斯已经是粮食的出口国了,但是俄罗斯粮食出 口有限,石油价格对于俄 罗斯更关键,如果粮食价格上涨,粮价上涨以后中东国家被迫出口更多的石油换取粮食,这样的石油出口增加,国际油价的平衡就打破了, 这 会是一个正反馈的恶性循环,石油价格越低则需要的石油美元越多,就要卖更多的石油,结果石油价格下跌更多,就要再卖油,油价是俄罗斯的支柱油价暴跌俄罗  斯 就惨了。造成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俄罗斯是非常吃亏的。而对于美国,能够让油价下跌,美国是石油消费国,则极大的得利,美国可以减少自身的石油产量把资源  保 留到未来,资源是有限的,谁能够在未来留下更多的资源谁就有对于未来更大的支配权。
   
在粮食涨价以后,土地的价格必然是暴涨的,这对于西方这 些人均占有土地多的国家是非常有利的,我们看到世界的金融国不但有金融制高 点,还有足够的土地,而制造业国家普遍土地不足,中东的石油国家土地是沙漠居 多,俄罗斯的土地又过于寒冷,非洲的大片土地是属于原殖 民者私人的,非洲独立并没有改变土地的产权性质,因此土地实际上是被控制在发达国家的。在土地价格 被重新定义以后,我们应当发现的就 是世界的资源被重新分配了,你的财富价值多少,是在一个价格体系里面衡量的,货币在这里充当的价值尺度的功能,以这个体 系的单价和总 量来计算财富的价值,土地和粮食的价格暴涨,西方大量的土地产权被重估,在新价值体系之下西方实际控制的财富价值再度膨胀,这膨胀就是重新划分 世界财富,这是比印钞更厉害的手段,印钞只不过是给体系加水,多出来的是印钞的增量,而价值体系的重估则是改变世界的尺子,让存量的财富集体膨胀,这存  量 是比增量大得多的,这样的价值改变之后再通过贸易所谓的等价交换,取得全球财富的再分配,这个再分配的力量才是更隐蔽的掠夺,与之对比印钞是小巫见大巫  的, 这样的再分配也是一次对于全球的剪羊毛。
   
西方的08年金融危机的重要方面就是西方的房地产等价格体系的崩溃,造成西方总财富的大量缩水, 西方印钞救市就是为了让西方的资产 价格膨胀,最主要的就是让土地等价格膨胀,美联储这次所谓的QE3则更为赤裸裸,在接近零收益率的情况下直接购买土地抵 押债券,将资 金准确定位的输入到土地领域,为的也是让西方的资产价值膨胀,未来国与国的经济博弈,你的资产总量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对应于企业可能就更好理解 了,公司大实力在于公司的总资产规模,总资产数量和盈利能力比直接的销售收入厉害,GDP最多是销售收入不是利润因为还有一个再分配的过程,中国 GDP 里 面有大量是外国投资所得收益是属于外国人的,这些收益可以对应于利润,西方的总资产和利润方面是很强势的,中国只不过是销售收入当了老二,如果土地和粮食 上涨,土地的价值给总资产贡献很大,粮食高价产生的高利润对于收入贡献很大,世界再分配的天平就要被再一次的打破,西方可以凭借其控制的土地优势在发展  当 中重新取得优势,在全球发展的竞赛当中再一次拉大与发展中国家的距离,这个世界少数人占有多数资源的二八规律是很难打破的,西方的资本已经从以前没有权  利 占有土地的犹太人为代表的团体,变成了大地主,控制世界的人最喜欢和热衷的就是把自己的优势资产变成最有溢价的资产,从资本主义社会兴起的几百年间,资  本 的土地所有情况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来资本统治世界是依靠世界大家都做不到的工业文明,后来制造业外移以后则是金融霸权,但在不断印钞和货币贬  值 的情况下,金融霸权也是要一同贬值的,未来西方还有哪里有优势?这个优势就是土地!西方占有了大量的土地,人们的基本生存权其实还是与土地密切相关的,  尤 其是在石油等地球的历史资源越来越稀缺的时代,能够每年定量从太阳那里取得能量的土地变得尤为重要,我们的所有可再生能源实际上都是与土地所有相关的,  从 风能、太阳能、水能再到生物柴油的生物能,世界可再生资源的越来越有价值本身,也是要改变土地价值属性的,让原来一毛不值的土地变成新的能源聚宝盆,就  如 我们西北戈壁的新能源发电潜力一样,因此在这个角度上讲,土地价值在未来也要出现重估。
   
对于土地这样的重估趋势是几百年的长线规模,因为主导世界的资本对于土地价格的要求变化了,能源发展对于土地的要求变化了,人口和粮食的压力变化了,这 都是可以影响几百年和过去几百年所没有的变化,所以本人认为土地和粮食价格到了世界历史性拐点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