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农场故事 / 买地历险记


2013年3月更新  作者: 王小凤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加 拿大新东方农业地产网 http://www.neworient.ca

这是我们前几月个去看农地的真实经历。我和我的先生及朋友去看那个3000亩农地。它位于萨省东部具萨斯喀通2小时的车程.到达目的地后我门开车直 接进入 农地。从路边开到地里800米处。突然车陷到雪里,进退都不可以,这时是下午2-3点。我们拿出车里准备的铁锹,开始产四个轮胎旁边的雪。我门三个人一直 干到下午5点,只退了20米。(气温是-6C。不冷)雪有1到1尺半深,大概因为这快地的小麦去年没收,所以雪和小麦缴到一起(去年萨省很多农都没收获, 雨水太大。但是农民受到真府不底的补贴,农民没有受到损失),很不好产雪。我先生的手基也没有信号(因为在萨省只有sasktel 公司能幅该大多数农村,其他公司的手基在有些农村没有信号。但可以打911(我听说))。这时我朋友说打911吧。我说不急。因为我经长往乡下跑。觉的并 不为险1)如果我门呆在车里,油足够1晚上。2)气温是-6C,不冷。3)方圆5mk只内,有5-8个很好的房子。有5-8个人家。我想到了晚上,至少有 1个人家会有人吧。4)几使5-8个人家都无人,也没关系,因为萨省的乡下是不锁门的。我已想好了,实在911打不通,油用完了。我门会去临进的人家客厅 睡1晚上,吃了他门冰厢的东西,流下钱,流下我的祥细的地指,联系方式。等天亮了再想办法.


我们三个人不断铲着车轮下面的雪,不断试着推车,两个小时过去了,但进展并不大。这时我先生说他自己在这里先干着,让我和朋友去路边看看能否找到人来帮一 下忙。我和朋友顶着寒风走向路边(这条路是乡村的石子路,在萨省乡村有许多这种石子路,因为萨省地大人稀,只有车流量大的地方才会有柏油路)。地上的雪这 么厚,行走起来很困难,因为每走一步脚都要踩下去雪,然后再拔出来。我觉得这时走路所耗的力是平时天需时的2-3倍。大雪中走在人烟稀少的田野中,使我想 起了小说《林海雪原》中的情景。大约走了20多分钟走到一条十字路口,我和朋友看到远处的车灯一闪一闪的,但不能判定车是开向我们的方向,还是远离我们的 方向。又过了几分钟,我察觉到了车是开向我们这个方向,心中不禁暗自高兴,又过了一会儿,车越来越近了,我和朋友站在路中间开始向车招手。这时这辆红色 SUV停了下来(在我们萨省,特别是冬天,如果发现汽车停在路边,特别是人烟少的地方,过路的汽车都会停下来问是否需要帮助,希望我们中国同胞来到萨省 后,遇到这种情况也一定要停下车来,帮助别人)

当我看到车里坐着两位80多岁的老夫妻时,心中一阵失望,我不知这两位老人能否帮我们,并且先生头部活动有些困难,似乎转头时,必须身体随着一起转动。而 且先生的听力很差。但老太太的身体情况很好。我告诉他们我是来买农地的,车陷到雪中了,开不出来了,老妇人仔细询问了我们几个问题如:从哪里来,车陷在哪 里,一共几个人,那个人在哪里,几点钟来的等。问完问题让我和朋友上了他们的车,二话不说拉着我们来到了我们陷车的地方,开到离我们的车500米的地方, 老先生突然把车停下来了,说了一句:“如果再往里开,他们的车也会陷进去。”老先生就开始往外倒他的车,但是为 时已晚,他的车已经陷进去了,已经无法倒出去了。我和朋友马上下来,从我们的车那边拿来铁锹帮老人来铲雪,但是老先生非常绅士,坚持自己来铲。老先生跪在 地上铲雪(很多白人干活喜欢跪着)。这时我朋友看到天已经黑了,有些急了说让我借一下他们的电话,打电话给我认识的周边的一位农场主来。我向老先生说明要 借他们的电话,多叫一个人来帮忙。他说不用,一会儿他就可以搞定了。我这时又钻进车里向一直坐在车里的老妇人借手机,老妇人朝我挥了挥手,很自信地说,她 丈夫一会儿就搞定了,不用再叫人了。从车里出来我和朋友及我先生说,这两位老人超自信,我们还是不要再叫人了。30多分钟过去了。。。
两位老人的车终于从雪中被推出来了。这时老人朝我们挥一挥手说了一句,“都上车。”我们三个人就上了两位老人的 车。大约5个mile,就到了老人的家。两位老人热情的让我们进屋并喝coffee。我们说了谢谢,并流露出犹豫的样子。老人立即说喝茶。我们说我们想早 点回saskatoon。他说先到他们家坐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去拖车,这样我们来到两位老人的家里。老妇人马上拿出来面包,cheese,饼干等。我喝着 茶,吃着面包,对朋友说,"这面包怎么这么好吃!"她说:“你饿了。”我看着老妇人不慌不忙的样子,赶紧问她: “我们什么时候去拖我的车?”谁知老妇人说了一句:“两位女士在这里休息着,让两位男士去 拖车。”我一想这可不行,一位男士80多岁,另一位男士我先生干活也不是很在行的人,猴年马月才能把车拖出来!

于是我说我们一起去干活。老先生和老妇人均换上劳动服。老妇人向我们介绍说,“她家里有一个tractor(拖拉机),但是没有车 灯,是喂牛用的。她先生开着拖拉机在前面走,她开着SUV在后面跟着并且两辆车要匀速前进,保持约50米的距离,拖拉机是借着SUV的灯的照明来前进的。 这时老妇人和我们三个人均上了她的SUV。但老先生因为腿脚不灵活了,去启动他的tractor用了整整20多分钟,当我们坐在老妇人的SUV里面左等右 等不见tractor有动静的时候我就问她:“你的先生在哪里?”她说:“在那。 ”并且用手一指,问我看到了吗,我说没有。她说她看见了,只见远处黑乎乎的一个谷包,其他都看不清了。正在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我 先生喊了一嗓子:“我听见拖拉机启动的声音了。”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体积非常庞大的tractor正在开过来, 光是轮子的直径就有1.6米以上。没有车灯的拖拉机借着SUV的灯光缓缓地向前行进。老妇人一边开车一边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结婚50多年了,他们做了40- 50年的农场主。老先生得了肿瘤每两周要去城里治疗。这一次SUV怕再次陷到雪里,开到路边,就不再往里走了。只见tractor一路挺进很快就靠近我们 的车了。结果老人发现我们的车找不到栓绳子的地方,所以无法拖我们的车。最后老先生说他用tractor给开出一条道路来,把我们的车后面800米的雪全 部铲光。我说这是个好主意,只用10分钟老先生用拖拉机上面的大铲子就把我们车后面的雪全铲光了。我们的车很快就倒了出来。真是想不到老先生的工作效率还 是很高的。

我们非常感谢老人家对我们的帮助。当离开这个村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上了我们的车之后我先生和朋友的鞋均是湿的,我先生脱掉鞋子,光着脚开了近3个小 时的车回到saskatoon(我先生及朋友都是在中国买的名牌鞋,但他们的鞋无防水功能,我是在saskatoon买的雪地鞋,结果一点水都没进,里面 暖暖的)回来的路上我朋友说:“白求恩来自加拿大呀?!”萨省人民非常的纯朴,友善.

回到家里,我先生说他看到老先生是哆哆嗦嗦地爬到了拖拉机上的,想不到那么快就把雪给铲开了。老先生在用铁铲铲雪时跪下去,几次都是我们扶着站起来的,但 仍坚持自己铲雪(也可能是我们铲的位置不对,他也不好指挥我们铲。)

上次陷车的事距现在已数月了,但是仍然常常想起两位老人家。人们常说加拿大的农民像教授,教授像农民。真是一点不假,非常有教养,绅士的农场主。非常热 情,朴实的农场主。